第十一章 (第1/4页)

加入书签

云成本来想抓小妖精,结果一个人待在马车里实在是闷得慌,等着等着就等睡着了。

还是被钟宴笙摇醒的。

没能看见送小世子出来的妖精是谁,云成郁闷坏了。

今日俩人回城的时间早了许多,云成将马车送到客栈寄放后,俩人也不用脚底冒烟地奔回侯府了。

长街上的茶楼酒肆正是热闹的时候,钟宴笙还惦记着那本游记,路过个茶摊,听到里头说书的在讲故事,就来了兴趣,抬脚就往里钻去。

云成哎哎了几声,无奈地跟上去。

说书先生讲得喉咙发干,正在喝茶润喉,座下的人无聊之际,见到个漂亮神气的小公子进来了,忍不住偷偷打量,周遭嗡嗡的说话声都轻了些许。

钟宴笙从前很少出门,因为要与真少爷拉近关系,才天天往外跑。

出门在外,少不得时常被人盯着,看得他莫名其妙,后背发毛,常常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被人画了王八,怎么都在看他。

他避开那些视线,要了壶茶坐下,云成侧身挡住其他人的目光,给钟宴笙斟茶,不爽地嘀嘀咕咕:“我们金尊玉贵的小世子,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肖想的……”

因为钟宴笙进来,周围的窃窃私语声小了,隔壁桌的声音就显得格外响亮。

几个文士凑在一桌,沉醉在彼此分享的八卦之中,完全没意识到有人进来了。

一开始还是聊些京城世家豪族的八卦,聊着聊着,有人话锋一转,提到了熟悉的字眼:

“你们听说了没?淮安侯府的那个……”

“听说了,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?不就是说淮安侯府十几年前抱错了孩子,现在那个小世子,是个假的嘛。”

“假世子,这可了不得啊,啧啧啧。”

心里最紧张的事猝不及防被人当众戳出来,钟宴笙脑子空白,手一抖,茶盏啪地摔落在地,溅了满地茶水。

云成的第一反应是感到好笑,觉得那几人脑子有病,见钟宴笙脸色不对,立刻黑下脸,抬手想拍桌子怒斥那几人,却被钟宴笙阻止了。

钟宴笙的脸色微微发白,压低声音:“云成,我们回去。”

离开茶摊,云成压着火骂:“这些个穷酸秀才,平时没什么本事,就会八卦造谣,少爷别在意那些风言风语,侯爷夫人还能认错自己的孩子不成?淮安侯世子除了您,还能有谁呀!”

钟宴笙默默听着他絮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: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总是混乱的 星空之初临 狼人杀:我才是全场唯一真预 别人御兽,你在培育虫族天灾? 这个假面骑士真不要脸! 零号荒山公寓 凤鸣斗罗 文野:鹤眠与书 末世人间:从无到有 白夜浮生录 全球异变:我的女友竟然是重生者 我在末世能强化 在废土与异植斗智斗勇那些年 星球大战之第四天灾 共命鸟 霍格沃茨的和平主义亡灵巫师 神奇宝贝琰旅 从海贼开始万界模拟 异常魔兽见闻录 假如佐助有个姐姐